歌曲封面 未知作品

皖ICP备2022005449号<

提供加速/存储服务

网站已运行 2 年 35 天 11 小时 26 分

Powered by Typecho & Sunny

2 online · 80 ms

Title

今天还是昨天

飞鱼

·

Article

朦胧中,他拖着疲惫的躯壳醒来。地上一本小说随意地躺在他的拖鞋之间,已经看不清封面上的名字,显然是昨夜困到不行地时候顺手扔下的。房间空荡荡的,除了一张床就是一个床头柜,再没有其它装饰品。水泥墙壁没有任何装修过的痕迹,一切都是最原始的模样。在无数个这样的早晨,他会起床、洗脸刷牙、吃早餐,然后去工地,如同机器一般。尽管如此,他活得很好。

今天却有些不同,他醒来后就只是坐着,继续看他那本破旧的小说。手机关机,大门紧闭,仿佛完全与这个村落隔离,他家就是一座孤岛。过

他继续看着那本小说,嘴里念念有词。这是他家里唯一的一本书,还是他上小学那会父亲买来送他的。父母活着的时候一直没来得及看,现在孤身一人,看了一遍又一遍。最近的日子,只有小说里面的世界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个人,还可以像人一样活着。

而不是像一个瘟神一样,踏出门以后被所有人躲着。路上的小孩都说他是疯子,离老远就要避开。偶尔有外地来的不明事理的孩子看到他,他就会故意扮作凶神恶煞的模样把他吓一吓,以至于再没有人敢靠近他。他也并不希望被靠近,一个人落得清净自在。自从他没考上高中以后,街里街坊闲来无事总爱聊些闲话。起初还有父母给他关爱,而后的一次工地事故,让他彻底一个人生活,彻底成为村庄上的孤岛。

起初他还希望交朋友。他常在网络上和那些老朋友聊天。他总是以极其热情的态度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地一切,没有秘密。他总是无时无刻不再回消息,太害怕朋友等待。他总是渴望被看见、被理解,还有,被爱。可越是这样别人越是害怕,他越是失去一切。把他拉黑的人越来越多,联系的人越来越少,列表逐渐只剩下他的二老。岁月夺走了一个年轻人地一切,疲惫无聊的生活浮出表面。在无数个煎熬的夜里,只有小说与猫陪伴着他。那只猫就是他最亲密的朋友。后来他所有的心里话全给猫讲。他的大脑天马行空,把自己仅有的二十多年生活经历渲染地如一部传奇史诗,讲到兴奋时,猫咪偶尔也会叫几声回应他。他便高兴地整晚睡不着。

就在昨天,猫咪走了。

起初他还没有注意,只是察觉不见猫咪的踪影,心想可能不知在哪儿睡着了吧。直到晚上去到卧室才发现,猫咪在他的被窝里安然地离去,就在那一瞬间同时带走了他的一部分。他的灵魂与那只猫一同远游了。

他平静地把猫的尸体放在地上,等待明天给他下葬。然后就进被窝躺下。他极力克制自己的情感,不让自己想这件事。终于,凌晨十二点半的时候,他投降了。任凭情绪如潮水一浪接过一浪,尽情地拍打他那本就崩溃的心理防线。他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脸,不敢大声哭泣。但那内心就像有个齿轮一样无时无刻不再扭着自己,让他痛苦不堪,几近窒息。约莫一点左右,他已经接近晕厥。他坐了起来,拿起那本小说,不知什么时候困倦战胜了他,终于入睡。

可是他并没有给自己的猫咪下葬,猫咪的尸体仍然躺在那里,仿佛只是睡去。他依然自顾自地翻阅自己的小说,时而情不自禁地大笑,时而控制不住地大哭,但总归会归于平静。终于,数个小时后,他看完了那本小说。

他开始整理那本书,从书页地折角开始,一页一页地扶正,然后紧紧地夹了一下试图把纸张定型。然后颇有仪式感地把他放在床头柜地正中央。

他的眼角微微泛红,眼神却异常地坚定,一改往日东张西望的习惯。那一刻他精神焕发,好像换了一个人。打开堂屋,走进杂物间,翻了好久,终于,找到了一瓶表面布满灰尘的东西,然后就像喝饮料一样喝了下去。

数天后,他家大门被工友撬开,很多村里人终于敢第一次看看这个人的模样。

现在已有 0 条评论,4 人点赞
飞鱼
Comment
发表
搜 索 消 息 足 迹
你还不曾留言过..
你还不曾留下足迹..
博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