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曲封面 未知作品

皖ICP备2022005449号

提供加速/存储服务

网站已运行 2 年 101 天 8 小时 52 分

Powered by Typecho & Sunny

2 online · 35 ms

猫爪鱼 困难只能吓倒懦夫懒汉,而胜利永远属于敢于攀登科学高峰的人。——茅以升
Page

📄我是谁

Content

自我介绍

印象里,打记事开始,我就怕生。遇到陌生人会跑,和陌生人讲话会害羞,就更不要提在陌生人面前做个自我介绍了。也正是这种天生的内敛性格,使我特别听老师的话,从不忤逆老师,这也改变了我的命运。而现在,我已经20岁。这个年龄啊,若不是上学,家里肯定催我找个媳妇了。这个年龄,其实已经不怕做自我介绍,但受限于固有思维,我很少去思考,我该怎样去做这个自我介绍。我之所以现在开始思考这个自我介绍,是因为我发现这其实就是一个从宏观上审视自己的过程。就像一个HR坐在你对面(当然现在自己就是自己的HR),问你,你能做什么?是啊,我能做什么?一针见血的问题。我觉得可以每隔一段时间,或者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去写这个自我介绍。这既是一种记录,也是一种长久的思考。因此,下笔吧。——2022/11/21

未知的岔路口

我是一个冒险者。本科汉语言,准备跨考计算机。是的,这是我年初做的决定。没错,你们可以管我叫疯子。至少事情没做成之前,我接受一切的质疑。决定是我自己做出的,不是头脑一时发热想到的,而我只认为是命运指引了我,我只是跟随了指引。我知道考上的概率绝对不是100%,甚至很小,但我仍相信我考上的概率是100%。我之所以相信,就是因为我听了太多质疑了。如果真如他们说的那样,我也不可能走向一中,我也不可能走上建大。或许走向建大对某些人来说太简单了(我发现生活中自恃清高的倒不是大多数,反而是自视甚微的恨不得在脑门上写着“我不行”),但只有我自己清楚,这个过程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。这需要我付出多少努力与汗水,绝不是高考简单的分数能说得完的。只有我明白,高考那份数学英语双128的答卷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。而现在,只不过是我对自己的又一次考验,现在,我的能力已不需要像别人证明,所以我义无反顾的做这件事情,尽情“冒险”。

我是一个白日幻想者。有段时间,我的确认为我想得多了,当我告诉别人我的困惑时,也往往只能得到“别想这么多”的无效安慰。所以,想多了,对我来说真的是坏事吗?至少现在我认为,这绝对不是坏事,并且还要在可预见的未来坚持这样的结论。否则,那就只能迷失自我。我爱幻想的特点有可能是遗传,至少遗传我爸。他是个十足的幻想主义者,但是想了半辈子了,头发都白了,也没能想出什么东西。或许遗传外公,他是个失落的“知识分子”。我只知道他当年考上二中,但为什么没有上,我就无从得知了。我相信他一定有过远大的理想,一定有过没能完成的事业,否则也不会整天把自己去过北京、西安等大都市挂在嘴上,好像他一定要让别人知道他见过大世面。所以,到我这,爱幻想不是坏事,反而是家族的某些基因。重要的是,当你读书越来越多后,你的幻想是有方向的、是关注生活的,是对生活的思考,但是零散的。当你回看那些思考、那些文字,当你读书时发现某些哲人与你有相同或类似的思考与答案时,这一切都是那么值得。所以,我十分大胆又略带骄傲地称自己为十足的白日幻想者。

我是一个双面人。我想,我这个双面指的不是精神分裂或者情绪波动大,只是还没找到一个更好的词汇。前两天大致了解《纯粹理性批判》,才知道自己的思考是多么有限。像理性、感性这样的问题,那些哲人早就有了如此系统的回答。

现在,关于理性与感性我会说,活命,要理性;丰富,要感性。康德批判了纯粹理性,而上大学以来我的困惑其实更多的是纯粹感性。当我被扔到一个充满文学、音乐等艺术氛围下,我这个“乡巴佬”是多么的渺小,生活几近崩塌。也正是这样的契机,我获得了思考的机会。长期以来,我靠着在数学方面的天赋(数学好的人容易被夸聪明,而这会让我数学更好,数学拯救了我),在班级中总是有一席之地。而数学就是一个逻辑思考的典型应用,数学的成绩会让我的生活确定起来,可以给爸妈交差,可以给老师交差。在很长时间里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而艺术却需要些许激情、灵感,当然它也很需要逻辑思考,但我现在还我从体会。所以,在一个无从学习数学的生活里,我很快就被摧毁。所有人只要敢说,那就是对的,还可以被贴上“有思想”“有个性”的特点。但这,真的适合我吗,值得作为我努力的方向吗?我庆幸我这样思考,因为思考时也便有了答案:不适合。拿自己的短处和别人十几年的长处硬刚,我确实有些不礼貌。

所以,我认为,把生活建立在一个理性的基础上,生活才得以稳固。而纯粹理性的生活是确定的、无趣的。完全确定的生活是一定可以在计算机上模拟出来的,而显然没有任何一种技术能够真正意义上的模拟人的生活,为人的生活提供建议。所以感性(不确定)便显得格外的珍贵。爱,作为艺术永恒的话题,是有它的道理的。这个问题也可以从政治的角度思考。可以看到国家总是把大力发展经济放在第一位,但也越来越重视精神文明的发展。关于这个问题,似乎也能从马斯洛那获取一些思考。他把食物、水等活命的需求放在第一层,把情感放在第三层,也证明了我的想法。所以,我想说什么呢?我这样的“双面”是符合人的规律的,是我应该坚持的“战略”。
马斯洛需求金字塔

所以,你能干什么?这个问题对现在的我来说多么的尴尬。

教小初数学英语,或许我还缺个证,但我是绝不愿意在这样的年龄就去从教

我可以种地,但还不能保证种的比我爸好。

我能出苦力。省省吧,你这小身板,工地都看不上你。

我能,我能,我好像只能学习,只有学习是我最擅长的事情。王老师就指出,我的对世界的认知是有偏差的。没错,在学校这么多年,我对世界的认知过于美好。所以,使用跨学科思维,对这个世界学习就是我最值得学习与进步的地方。也只有这样,当别人问我能干什么的时候,或许我才能更自信的给出更多属于我的答案。

Comment
发表
搜 索 消 息 足 迹
你还不曾留言过..
你还不曾留下足迹..
博主 不再显示
博主